您当前的位置: 广西媒体网 > 军事

国内 军事
一支流落南美洲的中国残军
发布时间:2015-12-18 10:51:21 作者:谭仕勇


   在南美洲西海岸中部的安第斯山脉和太平洋之间有一片名叫阿塔卡马的沙漠,气候干旱,平均每年降雨量不足2.5毫米,曾出现过连续十四年无降水的记录,被称为世界“旱极”。

   就是这样一个“旱极”,十九世纪以前,并不被人们看重,至少,在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就未明确划定其归属。

   玻利维亚、秘鲁、智利三国独立后,由于阿塔卡马沙漠位于三国交界处,三国均宣布对其拥有主权。

   经过一番纷争和协商,最后,三国达成以下协议:玻利维亚占有阿塔卡马沙漠中部安托法加斯塔地区,秘鲁占有沙漠北部塔拉帕卡地区,智利则取得沙漠南部地区,但具体的边界还是不明确。

   大概在1860年前后,人们在阿塔卡马沙漠中部和北部发现丰富的鸟粪和硝石矿藏,从此,这片地区成为了一个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鸟粪是一种极其优质的有机肥料,可以通过商贸出口换取大量外汇;硝石的价值就更不用说了,是欧美兵工厂用来制造火药的重要原料,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




   就在这两种利益的驱动下,1866年,三国爆发了一场战争,这次战争被外界称为“南美太平洋战争”,因为战争的实质来自三国对鸟粪和硝石资源的争夺,因此也被称为“鸟粪战争”或“硝石战争”。

   战争一开始,是智利和秘鲁之间的对砍。

   智利凭借两倍于秘鲁的海军,封锁了秘鲁的海岸,然后在秘鲁要塞伊基克上与秘鲁海军展开海战。

   这是南美历史上第一次铁甲舰决战。该战,智利的“埃斯美莱达号”被击沉,但智利海军也摧毁了秘鲁主力铁甲舰“胡阿斯卡号”。

   1867年11月,7000名智利士兵在6艘军舰的护送下,在伊基克要塞附近登陆。

   早在1863年,秘鲁为了应对即将来到的战争,早已和玻利维亚秘密缔结了军事同盟条约。战争爆发后,玻利维亚政府向国内下达了军事动员令,和秘鲁结成联军,对智利军进行殊死抵抗。

   智利军队措手不及,形势一度陷入被动。

   关键时刻,一支生力军的横空出现,适时地帮了智利军稳定了局势,使胜利的天平重新回到智利军一方。

   这支生力军的名字是:太平军。

   咦?中国太平天国的太平军怎么会出现在万里之遥的南美洲呢?

   原来,自1864年天京失陷后,太平天国的忠王李秀成、干王洪仁玕和幼天王洪天贵福等人相继被曾国藩们捕杀,忠王李秀成的弟弟侍王李世贤经广东逃入福建,在漳州一带坚持斗争。




   1865年春,左宗棠率分路并进,围攻漳州。李世贤力战不敌,撤至永定,后来在前往镇平(广东蕉岭)途中被部下汪海洋所杀。

   李世贤余部虽然尚有数万人,但太平军以洪秀全为代表的领袖的残暴、荒唐做法、制度,已让太平军失了人心、已是强弩之末,无力再与清兵对抗,为了避免遭受绞杀的命运,他们乘上了欧洲奴隶贩子的轮船,远渡重洋,到了秘鲁境内成为了“契约矿工”。

所谓的“契约矿工”,就是在秘鲁境内的伊基克挖鸟粪和开采硝石矿。

   秘鲁矿主以为这一大票衣衫褴褛的“猪崽”和以前贩卖过来“猪崽”没什么两样,每天只给他们一些猪吃的食物,打骂加虐待,奴役他们干长达14个小时的工作。

   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

   毕竟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并且,自己是来避难的,只想混口饭吃。

   所以,这些太平天国余将只能忍耐着拼命干活。但秘鲁矿主们越发不把他们当人看,对待牲畜一样随意打骂。

   1867年春,这些流落到异国他乡的太平军再一次“起义”了。

   他们推举湖南人翁德容和广东人陈永碌为领袖,发起暴动,杀死了矿监西哥斯,抄起硝石矿公司的武器,竟将前来镇压的秘鲁军队打得溃散而逃。

   领兵前来镇压的秘鲁少校图危可斯和上尉儒拉连阵亡。

   初战告捷,翁德容和陈永碌却未被胜利冲昏头脑,他们相当清楚,现在,自己不过六七千人,要与整个秘鲁国家为敌,无异于痴人说梦。

   恰好在这个时候,“南美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于是,翁德容和陈永碌等人迅速做出反应:与智利军队联合,共同对付秘鲁和玻利维亚军队。

   说干就干,翁德容派出俘获来的印第安雇佣兵和一名巴西人,联系上了智利军队的司令西拉皮佐少将,和智利军队达成了联合协议。

从此,秘鲁境内,就如同天降神兵一样,出现了这支肆无忌惮、横冲直撞的太平军。

   这支太平军队原先在中国早已身经百战,战法诡谲多变,搏杀凶悍凌厉,秘玻亚联军根本不是对手。

   玻利维亚军的一位军官后来心有余悸地回忆说:“这些带头巾的褐色人群在射程外摇旗呐喊,等到靠近时又不见了,他们打仗时锣鼓喧天,搞出许多噪音,好些印第安雇佣兵以为被伏击了,纷纷逃跑,连官长也阻止不了。”

   智利的西拉皮佐少将先前压根没想到这些中国人的战斗力会有这么强大,这会儿喜出望外,通过向智利总统请示,宣布给予所有的太平军将士及其家属以智利国籍,并表示战争结束后,就将伊基克地区交给太平军和他们的家属管理、自治。

   从此,这支太平军再无后顾之忧,作战更加勇猛,在塔拉帕卡省大战、帕科查港登陆战、莫克瓜大战、攻占伊基克大战等战役中大杀四方,甚至在波内达要塞大战中一举俘虏了玻利维亚的上千名印第安雇佣兵。

   西拉皮佐少将盛赞这支太平军说:“这支军队没有西方军队的纪律,但却有着中国特色的纪律,他们配备了许多三角形的旗帜,用螺号代替军号,他们的战士拿各种武器,但更多的是使用两把东方式的短刀。”




   在第二次莫克瓜战役中,这些在和清朝军队的厮杀中历练出来的将士们,将秘玻联军打得丢盔弃甲,夺取了4门大炮、15面军旗和200余匹战马,并俘虏了大量的敌军士兵。

   接下来,太平军又在塔克纳和阿里卡两次战役中联合智利军队打败了玻秘联军。

   至此,智利军队占领了玻秘两国太平洋沿岸全部硝石产地,玻利维亚也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退出了战争。

   1881年1月17日,智利军队攻占秘鲁首都利马。

   1883年10月20日,秘鲁与智利在利马北部安孔城签订条约,结束了南美太平洋战争。

   根据《安孔条约》,秘鲁将塔拉帕卡省割让给智利,并将塔克纳和阿里卡两地区交给智利管辖10年。

   玻利维亚则先后于1884年和1904年与智利签订瓦尔帕莱索协定和“和平友好条约”,丧失了安第斯山脉与太平洋沿岸之间的全部领土,变成了一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

   为了表彰太平军的丰厚功绩,西拉皮佐授予陈永碌等人智利国会勋章,并给予阵亡太平军家属抚恤。

智利政府还决定履行先前的承诺,将伊基克赠给太平军余部,并让他们成立一个自治镇,但条件是帮助智利继续攻打秘鲁。

但一生厮杀的陈永碌等人已经累了,并没有在异域割据的野心,只想平平静静地生活,安享人生,因此没有接受智利政府提出的条件,放下了刀枪,融入当地社会,做起了普通的百姓。

   风云起落,时光荏苒,转眼一百多年过去了。

   如今,我们漫步在伊基克街头,依旧可以在这里找到很多中国元素。比如,当地语言中餐馆叫“其发”(广东话吃饭),混沌被称为“完蛋”(浙江话混沌)。

   而2008年2月20日,太平天国发源地中国广西的省会南宁市也与伊基克市正式签订为友好城市,生活在这里的太平军遗民终于再度与祖国联系在了一起。


[网编 黄海宁]


作者:谭仕勇 来源:精诚蓝盔微信公众号
文章排行榜
广西媒体网 (www.gxmtw.cn)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桂B2-20060044  Copyright © 2013 广西媒体网 版权所有